主页 > 乐园益智 >尼采:喊着要遵从道德的人们,本身就是不道德的 >
点赞: 217

尼采:喊着要遵从道德的人们,本身就是不道德的

发表于 2020-07-07 | 收藏468 |

尼采:喊着要遵从道德的人们,本身就是不道德的

通常在人际关係中,我们会用比较严格的标準处理道德问题,而不是能力问题。

在职场中也是一样。如果是下属能力不足而犯错,多半会宽容以待(当然也有个别差异)。假设,有人因为不知道公司规定而犯错,或是因为经验不足而没有拿到订单,通常我们不会严厉地要求当事人负起责任,有时甚至反而鼓励当事人未来继续努力。但是如果有人能力很好却盗用了公款,这件事便很难就此作罢。总之,道德的问题会比能力的问题还更致命。

那幺,把道德问题看得比能力问题重要的态度,是正确的吗?当然案例的轻重会有差异,不过对于太过重视道德的倾向,我们仍有必要再次思考。

我们可以假设一下选举的情况,现在有一名极具声望的中年男性候选人,如果没有意外的话,他很有可能当选。对手阵营拚命想找出他的缺点,此时如果有关他能力可能遭受质疑的事件——例如过去提出的法案带来不良的结果,或是公司不当经营而倒闭——被掀出来的话,有可能改变目前他领先的局面吗?经验上来看或许会引起一些话题,但应该还不至于翻盘。但是如果他有女朋友的事被公开的话呢?而且还是年纪小他很多,足以当他女儿的绯闻被公开的话,情况又会如何呢?大家还会继续支持他吗?这时恐怕情况就会有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,很多人会骂他「无耻」,而且不再支持他。

就像这样,道德上的缺陷常会成为政治人物被认为不适任的理由。然而在选举中把侯选人的道德当成最重要的指标,这样的态度并不适当,因为「是否道德」与「是否适合从政」并无关联。所谓道德的标準,只不过是评价候选人的诸多标準之一。这句话的意思当然不是指要选择有道德缺陷的候选人,或是指不要去追究道德上的缺陷,而是说在道德之外,还有许多必须评价的因素,道德并不是唯一的标準。

之所以主张只强调道德会产生问题,是有根本的原因。所谓的道德评价会有问题,理由在于它的标準模糊。道德评价标準既不绝对,也不客观。就像前面所提到的中年男性候选人有一名年轻的女友,这件事并不必然有道德上的瑕疵。万一那位候选人未婚的话呢?又或者他已经离婚的话呢?首先在法律上就不构成问题了,未婚的中年男子有女朋友,这有什幺问题呢?

儘管如此,现实并非那幺简单,争论仍然会持续。就算没有法律上的问题,还是有可能存在「道德上的」问题,人们会质问他:「怎幺能和一名年纪足以当女儿的人交往?」同时很有可能为他贴上标籤,说他是不要脸或不知害臊的厚颜者。就像这样,道德标準有时甚至超越了法律标準。哲学家尼采就曾对将道德问题做绝对性解释一事,提出了警告。

完全不存在所谓的道德现象,只有对现象的道德性诠释而已。
──《善恶的彼岸》

依照尼采的主张,客观而绝对的道德现象并不存在,只有对某种行为的道德性「诠释」而已。所以也没有不道德的行为,只有依照对某种行为的「诠释」而决定是道德或不道德。假设有名中年男子与二十岁女性交往,依尼采的立场就会认为它不是已经被绝对性定义为错误的「道德现象」,它只是「解释的问题」而已。依照解释,它可能是不道德的行为,但也有可能被认为是没有问题的事。

从字典上的意义来看,所谓的道德被定义为:「社会成员参照良心、社会舆论、习惯时,必须遵守的行动準则或规範。」从这个定义可以发现,道德并不是不变的绝对标準,它是根据社会舆论或习惯而被决定对错。这句话也意味着当舆论或习惯改变时,对某种行为的解释也会不同。例如过去儒家的规範中提到「男女七岁不同席」,众所皆知这是男女超过七岁时必须严格区别的道德规範,其实在贵族家中,男女甚至不能同席用餐,如果无视这项规範的话,就会被视为是不道德的行为。直到今日才被大家质疑:「那样合理吗?」但在当时却是严格存在的道德标準。如果现在有人主张「应当遵守男女七岁不同席」的话,结果会怎幺样?恐怕会被批评说是父权的陈腐想法吧。所以结论就是任何道德标準都只是反映特定时代所形成的社会规範,并非绝对性的或不变的。

即使在同一个时代,不同地区或文化中也会产生不同的道德标準。就像前面的例子,中年男性政治人物与年轻女性交往的丑闻,也许以韩国社会的道德标準来看是问题事件,但也有其他地方发生类似事件却不认为这是有问题的[像法国前总理萨科齐与年轻女性(布鲁妮)的绯闻爆发时,并没有被当成道德上的严重问题]。道德并非绝对的,它是特定时期的特定人们所形成的观念,如果从这层意义来看,尼采主张:「道德就像一时流行的传染病。」既然如此,那我们为什幺要这幺重视道德面呢?对于原因,尼采断言说:「那是因为人们不道德。」我们就来看看他的主张。

人们之所以会变成道德的,原因在于他们本身是不道德的。人们会服从道德,有可能是因为奴性、虚荣、自私、阴郁的热情、听天由命或孤注一掷。服从道德就如同服从一位君主,本身并无道德可言。
──《朝霞》

尼采主张因为人们不道德,所以反而会强调道德。这就类似小偷害怕有人来偷自己的财物,所以会更加小心门户。一方面他说道德是「维持共同体,防止共同体没落的手段」,对君主来说,道德是使奴隶服从自己的绝佳手段,所以迫切需要道德的是君主而非奴隶(或平民)。从奴隶的观点来看,道德只不过是为了维持共同体,而使自己去服从的装置罢了。

那幺还有一个问题会被提出来,为什幺人们会「自行」去服从那样的道德?关于人们服从道德的动机,尼采主张是基于「恐惧」而服从的。人们之所以会变成道德的(像奴隶服从君主那样),是因为他们害怕不服从时所产生的良心苛责,所以愿意自行服从。简单来说,是因为对良心苛责的恐惧,所以才会遵守道德。此时所形成的情绪,就如同尼采所主张的,可能是虚荣或自私,也可能是听天由命或孤注一掷。总之关键在于人们并非自发性地遵守道德,而是基于恐惧、不得已才遵守的,也就是尼采所说的,道德行为「本身并无道德可言」。

尼采为什幺会如此否定道德呢?因为他觉得道德是否定人生的。前面提到过,道德标準既不绝对,也不客观,它只是会随解释而变动、有如橡皮筋一般的标準。借用尼采的话形容,「道德就好像『普洛克拉斯提之床』(编按:取自希腊神话,普洛克拉斯提国王的待客之道,为了让床符合客人的身长,把太高的人双腿截短,把太矮的人身体拉长)一样」。

此外,道德也是被用为维持共同体的手段,而且它不是奴隶的标準,是君主定出的标準。因此最后道德会导致否定人生的结果,就好像躺在普洛克拉斯提之床的人无法过正常生活一样,以道德作为裁定标準的人,也难以过着自己想要的人生。道德标準的扩大或缩减是常有的事,如果过度坚持道德标準,最后终将否定自己想要的人生。

在一个过度强调道德的社会里,常会要求个人为共同体而牺牲。例如在朝鲜时代,会要求与丈夫永别的媳妇谨守贞节,以维护家门传统。这是为了共同体而要求压抑个人欲望,在这样的要求当中,便隐含了强迫个人牺牲的暴力,但是牺牲的程度,并未被用来决定道德的水準。如果是尼采,他可能会再加上一句批评,说这样的道德是野蛮的,「依牺牲程度而评价的道德,是半野蛮阶段的道德」。

尼采也将良心的苛责视为一种疾病,「良心的苛责也是一种病」,人们具有透过良心的苛责来自行将道德内化的倾向,这也不是道德,它只是否定目前生活的一种病罢了。

来整理一下吧。在人生中我们常会把道德标準摆在最前面,但这并不是一个适当的态度,因为道德不仅不客观,它也不是绝对的。就如尼采所说:「完全不存在所谓的道德现象,只有对现象的道德性诠释而已。」道德会带来问题,是因为它会产生否定人生的结果。道德是维持共同体的手段,有时也会为了共同体而强迫个人牺牲。到最后,过度的道德情感会使人受到良心苛责,进而导致否定自我人生的结果,因此一味过度「道德」,也会产生困扰。尼采就在《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》一书中向过度沉溺于道德观念的人这样高喊:

不要超出能力以上的道德!也别要求自己去做做不到的事!

上一篇: 下一篇:
sunbet开户|展品日报|事例大全|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金鹰国际app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名爵MG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