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前瞻知道 >尼采的哲学不会让你想自杀,反而期待你内裤外穿变身鹹蛋超人挑战 >
点赞: 955

尼采的哲学不会让你想自杀,反而期待你内裤外穿变身鹹蛋超人挑战

发表于 2020-07-07 | 收藏329 |

最近网路上在讨论一个捲土重来的话题:「尼采的哲学,会让人想自杀!」

我溯其本源,发现起因乃于台湾最近的学生运动:反课纲联盟代言人-林冠华的自杀案件有关。

其家人在8月1日时于脸书上分享一则讯息,内容是关于林冠华生前喜爱的读物—《超译尼采》,并夸讚其子心思超群。而部分网友在此后更将林冠华的死,与《超译尼采》乃至尼采哲学之间画上了一道密不可分的影响关连。

这篇文章,将探讨和处理的问题不是:

    反课纲的好、坏/认同与否 林冠华这人的精神意志到底如何 时下世人连阅读古人经典都要从名言录着手的「速食文化」问题 「昔有伊丽莎白,今有白取春彦;昔有权力意志,今有超译尼采」的异化、误读问题 台湾社会瀰漫着「标籤化」的迷思有多兴盛。像是:如果我在口袋置入一张「青眼白龙」怪兽卡,再来我将会发动「郑捷效应」魔法卡,效果是上北捷挥刀乱砍路人甲,最后结束这一回合的人生

而是要来好好谈谈,尼采让世人严重误解的「悲剧精神」,究竟是什幺样的面貌?真的会让人想自杀吗?

首先,让我们瞧瞧且想一想,尼采28岁时出版的第一本着作《 悲剧的诞生》中最着名的桥段之一:

我们读到这里,可能会马上万念俱灰地想:尼采是提倡死亡的!因为人不是生来就应当要追求幸福的吗?既然活在世上这幺如此不堪,还需要继续活着吗?

尼采这样的想法到底从何萌芽的?我想我们需要从他写出这本书之前开始追起。

尼采晦暗和悲情的思想,除了赖于酒神戴奥尼瑟斯(Dionysus)的洗礼,最大的养分来自于他年轻时令他如癡如醉的思想启蒙:叔本华(Schopenhauer)。

而尼采与这位德国哲学家的邂逅,源于21岁在德国莱比锡的一个小巷子里的旧书店—即叔本华的着作《作为意志与表象的世界》。尼采更于之后的日记中如此回顾自己与叔本华邂逅的经验认知:「对于自我认识、甚至自我咬噬的欲求狠狠抓住我。到现在,当时一页一页惶恐而忧郁的日记里,无用的自我控告以及对于整个生命核心的疗癒和改造的殷盼,都见证了那个转捩点。」甚至还说,自己当初是出于一反常态的理性,犹如恶魔在耳边呢喃般地蛊惑他才冲动买下这本书。

然而,即便尼采曾经是如此地推崇叔本华。但奇妙的是他于32岁时,写了一封信给华格纳(Wagner)的妻子柯西马(Cosima):

像是叔本华哲学的其中一个命题—「因为『幸福』只是虚妄幻想,所以智慧之人应该努力避免痛苦,而不是追求快乐。」叔本华建议:安静地窝在「一个小防火室里」—这个忠告如今在尼采看来是胆小、虚伪且荒谬的一种生活方式,就像他几年后轻蔑的说:「像躲在森林里那只胆小颤抖的鹿。」

看过尼采的思想路程,话题可以回到刚刚尼采于《悲剧的诞生》一书后续的探讨了。

尼采的「悲剧精神」在于认定生命是充满无尽的苦难、没有丝毫幸福可言。不过若将尼采的哲学的理解停留在这个阶段,而不继续追问:「尼采如此认为。所以呢?他后续如何应对?」那幺绝对会将尼采的哲学导向消极的一端。

「幸福」是什幺?在追求这个世所公认的普世价值前,应该思索一下当中的意义。通俗一点的讲法不外乎是:没有苦难、没有挫折、更是没有危险的世界,一个可以让人类直通「天堂」的彼岸世界。而尼采认为如果身处在这样的世界,就会让人的精神意志变得懦弱以及委靡,因为一个人如果无法再面临挑战了,那幺要如何经过淬炼成为强者呢?尼采是推崇「超人」价值的强者精神。

这个世界已经如此悲苦,尼采为何还要把那赖以为生的一丝小确幸的幻想权利给予以拔除?这样不是太过惨忍了吗?尼采主张,人们唯有做出最彻底的觉悟,才能掀起最英勇的大旗去对抗。如果你还抱着对于幸福那一丁点不切实际的执着,人们在面对挑战时的决心,难免会因为渴望侥倖而有所动摇。

尼采认为:「盲目的乐观,只会使人感觉肤浅;过度的悲观,则会使人走向毁灭。唯有悲观后的乐观,才是精神上的强者!」

其实尼采哲学里的「悲剧精神」佔着举足轻重的根基地位。此「悲剧」一词非时下的「悲剧」所能够理解,若要更準确的理解,要把时间带回到两千年前的古希腊时期。

尼采是古希腊文献学的研究学者专家,他在研究荷马的着作时提出惊人的见解:古希腊人在最坚强、最勇敢、最茁壮、最辉煌的时期,却着迷于看「悲剧」的戏剧作品,对于「喜剧」作品却不屑一顾,这种以我们现代乍看相斥的矛盾观点,怎幺会发生呢?(尼采尤其推崇古希腊的悲剧作家—埃斯库罗斯 (Aeschylus)。

人们始终认为,多看「喜剧」,才会让人的精神意志变得「正面积极」;看了悲剧就会让人的精神意志变得「负面消极」。然而尼采却发现,这样的事情在古希腊却是相反的,那幺会不会是因为人们吸收了喜剧的元素,从而让人们的心像变得衰弱,变得无力再面对不好的事情从而失去抵抗意志?

所以尼采认为,排列组合应当并非如世人所想的那般。应该是:「负面消极」的人看「喜剧」作品;「正面积极」的人看「悲剧」作品。因为人们已经习惯接受美好的事物,精神意志衰弱到无法再接受挫折、苦难,所以总是逃避而最终变得懦弱;而意志坚强的人已经对这一块的刺激免疫,所以对于这个世界的苦难可以直视无碍。

故尼采期许世人要有雄心壮志:不要继续沉浸在「追求喜剧」的幻想泡影里,而是要像古希腊人那般勇敢地「面对悲剧」。

所以回到尼采那句:「人生最大的幸福对人类来说,已经是达不到:就是从未出生、不存在;第二幸福对人类来讲就是—早点死去!」最大的用意根本是要「嘲讽」追求幸福的人,并非是站在大家本来就应当追求幸福的角度。毕竟在尼采的哲学里,已从根本上驳斥、否定「追求幸福」此一正面价值。

当世人都在追求幸福、逃离苦难的时候,超人要反其道而行去拥抱苦难,并且战胜它;当世人都在对生命的苦难和自身的过去抱持悔恨时,尼采要大家去肯定过自己过去的失败、真切热爱自己的命运,使其成为精神上的经验和粮食,如此才能奠定下一次的成功。

换句话说,尼采是最推崇精神意志的坚强,进而成为「超人」。(意即「超越人类」,原文「Übermensch」)

要是你读过尼采哲学,觉得他对于人生的悲观看法会让人失去抵抗的动力,那幺你认识到的将不是「尼采哲学」,而是「叔本华哲学」。

在此,我想引用一位名作者张明明所写的哲普书《欢乐哲学课》内文的节录,画下本文的结尾(她是北京清华大学的哲学博士在读生):


上一篇: 下一篇:
sunbet开户|展品日报|事例大全|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sunbet(官网)管理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sunbet娱乐